APP
關注小程序

關注小程序

微信公眾號
二維碼 無錫不銹鋼網

王峰十問朱嘯虎:作為早期投資人,我們對任何技術都有好奇心(附音頻)

火星財經 ·

08月23日

熱度:

北京時間3月7日22點,“三點鐘火星財經創始學習群”王峰十問再度開啟,對話嘉賓是金沙江創投董事總經理朱嘯虎。

橫版凈圖_副本.jpg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王峰十問(ID:wangfengshiwen)

對話時間:3月7日22點

微信社群:3點鐘火星財經創始學習群

對話嘉賓

朱嘯虎:金沙江創投董事總經理,擁有復旦大學的世界經濟學碩士學位,上海交通大學通信工程學士學位。

朱嘯虎專注于互聯網、無線和企業IT投資。他因為在餓了么、滴滴出行、ofo小黃車和映客等公司的早期投資中創造的極高投資回報,被稱為“獨角獸捕手”。在《福布斯》發布的2017年全球最佳創投百人榜,43歲的朱嘯虎成為榜單上中國區最年輕的投資人。

王峰:火星財經發起人,藍港互動集團(HK.8267)創始人,極客幫創投合伙人。


以下為對話原文整理:

王峰:給大家介紹今天來的嘉賓,相信沒有人不知道。他就是被人稱作是獨角獸捕手的朱嘯虎。讓我們看一看他過去的投資成績:

2011年,餓了么;

2012年,滴滴;

2015年,映客;

2016年,ofo;

2017年,狼人殺和小電。

今天我們和嘯虎探討的十個問題,關乎于他的成長、世界觀、方法論以及爭議。嘯虎,今天你能來,不管你給出什么回答,行業里產生了什么反應,我都非常非常佩服你。正如我多次邀請你做“王峰十問”時對你說的那樣,我十分欣賞你坦誠、直率的性格。你說過,兄弟,我們之間不用見外。

朱嘯虎說實話,怕影響各位賺錢,本來不想再談區塊鏈和ICO相關的事情了。但是實在和王峰認識太多年了,不好意思推卻,所以答應了來參加這個十問。

第一問

王峰:我第一次見你的時候,好像是2010年夏天,我們約在了中關村理想國際大廈2樓的一家餐館。說心里話,我第一次見到你,就覺得你人天生三分傲氣。話又說回來,我們聊得挺開心的。那時候我剛剛和CSDN蔣濤創辦極客幫,打算邀請你做我的LP。我記得你非常激動地向我介紹,你剛剛完成投資的項目——拉手網,并對創始人吳波贊不絕口。時間過得好快啊,你怎么評價當時的吳波?

朱嘯虎:說實話,很少有人覺得我傲,當年的程維還讓我坐了半小時的冷板凳。

放到當時看,吳波確實是很有想法的,也是真心想做事情的。

他有之前做焦點網的經驗,他知道怎么推廣,怎么迅速做大,早期這些經驗確實是非常有幫助的,所以我們在團購一開始投拉手,投吳波肯定是正確的。

當然后來也出現了很多問題,拉手在長跑中落后,這也是每個創業企業需要吸取的很大教訓。

王峰:事實上,王興在日后幾年陸續擊敗了所有類Groupon的競爭對手,也包括拉手網。當時的王興或許也曾找過你,你怎么評價那時候的王興?

朱嘯虎:前兩天正好是美團8周年生日,也在這里祝賀美團!

我們和王興認識很多很多年了,當年在看團購網站的時候,我們的確是比較過拉手和美團。我年前和王慧文吃飯,我們還談到當中的故事。

我們當時要投團購,在做盡調的時候問了收購王興之前公司的人。然后,就沒有然后了……

所以我和王慧文也說啊,我們復盤一下,這個盡調怎么做,找誰做,還是很有講究的!

第二問

王峰:我不知道是哪一年,媒體就在朱嘯虎這三個字前面加了這樣一個稱呼“獨角獸捕手”。比你出道早的紅杉沈南鵬、IDG熊曉鴿、周全,甚至個性有些略顯霸道的賽富閆炎,名字前邊也沒有安上一個這樣的稱呼啊??破找幌?,獨角獸是西方投資市場舶來的名詞,指公司市值超過1個billion的創業公司,即10億美金。

你連續捕獲這些獨角獸的秘訣是什么?你enjoy這樣一個稱呼嗎?你認為,為什么媒體將你稱作為獨角獸捕手?

朱嘯虎:事實上我們并不認可“捕手”這個講法!

我們和創業者之間都是相輔相成的關系,沒有說誰是捕手,誰是獵物這種講法。

王峰:這個詞很酷,但是有別的意思,總覺得啊,總有企業家被你那樣的感覺啊。

朱嘯虎:現在獨角獸也太多了,沒必要過分追求這個概念。

第三問

王峰:你和創業者之間的關系怎樣?在你眾多的投資組合中,你最欣賞其中哪位創業者或企業家?你給過創業者什么建議?你從創業者身上學到過什么?

朱嘯虎:投資人和創業者肯定是彼此成就的,沒有創業者的努力,就沒有我們吹牛的資本。

我們過往投過很多非常優秀的創始人。像程維,像張旭豪,他們都是非常典型的,他們是有非常強的學習能力的。今天的程維和張旭豪和我們當年投他A輪的時候已經是完全不一樣了。

我們看早期的中國互聯網企業,發展是非常非??斓?。

一個企業如果一年收入、員工數量或者用戶數量增長三、四倍,很多創業者可以駕馭,但是如果增長十幾倍、幾十倍,甚至上百倍,我覺得很多創業者是駕馭不住的。但是程維和張旭豪學習能力非常非常強,都給我們樹立了非常好的榜樣。

王峰:在你為ofo和摩拜合并四處呼吁之時,ofo創始人戴威講過“我覺得作為創業者,我們也非常感謝資本,因為資本助力了企業的快速發展,但是我也想說,我覺得資本也要理解創業者的理想和決心,它是一個創業者跟投資人的良性互動,共同發展,解決問題、服務社會的這么一個過程”,你怎么看?

朱嘯虎:先在這里澄清一個誤解。之前說合并,并不是我在四處呼吁。

那是在復旦的一個經濟學論壇,一個非常私密的學術交流的場合說的,后來被泄露出去。

說實在的,ofo的投資人都是見過錢的,也是曾經合作過很多項目的,如果創業團隊真的是為了公司的利益,愿意繼續打下去,哪怕是打到山窮水盡,作為投資人,我們和我們的兄弟基金都會支持到底的。

王峰:我本人不是那么確定,你是否在創業者公司里處于強勢心里地位的那一方。我注意到,從你投拉手網開始,你每投一個項目,不遺余力地為創業者站臺,甚至沖在最前面抨擊競爭對手,你不像一般的VC那樣,很謹慎地對所投項目進行公開表態,有時候你的狀態像比創業者還創業者。是因為你的心中有一個很強烈的一定要贏的執念嗎?

有些讓你不高興啊。

朱嘯虎:強勢是外界對我們的一個誤解。

王峰:不是嗎?媒體上風頭很勁!

朱嘯虎事實上,早期投資人和創業者一定是更緊密的。而且我們金沙江創投的風格是一個賽道只投一家公司,所以我們和創業者的利益也是非常一致的。

王峰:我就是感覺你強勢啊 ,也許是錯覺啊,和張穎風格類似,又不一樣啊,我都很欣賞啊。

朱嘯虎很多時候是創業者需要我們來幫忙站臺,我們一起商量,怎么相互配合對公司是最好的,不存在什么我沖到創業者前面的問題。

王峰:弱弱地問一句,你覺得創業者怕你嗎?

朱嘯虎:為什么會怕我呢?

我們都是互相尊重,相互成就的。剛剛我們也提到了盡調嘛,對于投資人最好的盡調就是去問他投過的創業者。

而且說實在的,我們在一開始投的時候,前幾個月,可能交流更多一點,探討多一點,真的上了軌道以后,我們基本上會放手。像滴滴、餓了么,在后期,我們基本上很少參與了。

我們一直說,創業這件事肯定是靠創業者的,我們投資人只是搭便車。在此也感謝所有和我們并肩戰斗的創業者兄弟姐妹!?

第四問

王峰:金沙江創投是2004年由原亞信科技CEO丁健創辦的,而你是2008年加入的,為什么今天一提到金沙江,大家想到的不是丁健,而是朱嘯虎?你和丁健的關系怎樣?我見過丁健一面,在我眼里,丁是一個十足的搞技術出身的企業家,身上散發著強烈的工程師氣質,內斂、含蓄。一個在公眾眼里張揚高調的朱嘯虎,是如何在辦公室內和內斂、含蓄的丁健合作共事的?(丁健是和田溯寧一同回國創辦中國第一個在納斯達克上市的亞信科技的創辦人之一)

?朱嘯虎:林仁俊、丁健和我,我們三個都是金沙江創投的合伙人。合伙人之間互補是非常重要的。

王峰:三人組合真好。

朱嘯虎:丁健在技術的前瞻性上非常好。他提前好幾年就開始關注人工智能,這是他的強項。而且他在技術圈的人脈也是非常深厚廣泛。

作為創投基金,幾個合伙人之間的技能啊、社交圈啊,包括性格,都需要互補的,這樣大家做出的判斷和決策才會比較綜合。

第五問

王峰:話又說回來,我發現一個很有意思的現象:陳偉星是這一段時間懟了N個人,而你則是在過去M個時間內懟過不同的人。我今天已經不記得你倆懟過的人誰更多,在我心里你們倆都很會懟人。在你和陳偉星互懟之前,你不止激怒過60后創業者王學宗,甚至還為ofo和摩拜誰是第一懟過Pony Ma。說心里話,我還是蠻欣賞你敢于直言的那股勁兒的。

我的問題是,你這種敢公開批評他人的性格,是自小就有,還是最近幾年才有的?我好像上次問過陳偉星類似的問題。

朱嘯虎:好多要在這里澄清??!

王峰:總是逃不掉這個問題。性格決定命運。

朱嘯虎:我真的沒有懟人,也沒這個愛好,也不是這個性格!

群員:如王峰總開場說的,自帶三分傲氣。

朱嘯虎我當時就是出差看到路上的小黃車有感而發,發了個朋友圈,沒想到Pony主動回了,我們就在朋友圈里就這個鎖的技術問題做了一個探討。

王峰:轟動很大,你們原來討論過嗎?

朱嘯虎:完全沒有,也沒有必要。

我們完全沒有懟人,我們就是講道理,就事論事在討論一個問題,真理不辨不明嘛。

我們和創業者聊天的時候,有時候確實會故意問一些挑戰性的問題,來測試創業者的性格和反應能力。


【插播一下】

本次「王峰十問」由關注區塊鏈傾聽好音質的「小青AI音箱」 特約贊助

「小青AI音箱」是一款具有區塊鏈精神的高保真立體聲高端智能音箱。搭載了百度對話式人工智能操作系統DuerOS,能夠通過語音對話的方式輕松點歌、聽音樂、聽故事,玩語音互動游戲、查詢各類日常信息,更可以用獨有的「火星財經」技能實時查詢數字貨幣,收聽區塊鏈快訊播報。

目前正在限量首發公測中,僅300臺,先到先得。

預售地址:www.xiaoqing.ai

111111111111.jpg

第六問

王峰:我沒想到,原來你有那么喜歡玩王者榮耀。王者榮耀是騰訊推出的MOBA手游,MOBA中文譯為多人在線戰術競技游戲,這類游戲不同于MMOARPG,玩家可以任意選擇一個喜歡的角色,不需要長時間的升級、收集、合成來培養自己角色的戰力。而是上來一言不合就開黑,這是否與你的性格有關?你打游戲是自小的愛好嗎?

朱嘯虎:從投資角度,游戲本身就是一個很大的賽道(當然很遺憾的錯過了藍港)。我們做早期投資的,什么新的東西都要去看一下,體驗一下,學一下,你才知道這個產品好不好,為什么能火嘛。

拿王者榮耀來說,它是五對五,它的口碑傳播效應會非常強,在迅速積累用戶上功不可沒。其實還有非常多的細節啊,里面非常有講究的,不玩肯定是體驗不到的!

我最近也在玩吃雞,王者榮耀10個月做到2000萬日活,吃雞在4、50天就做到這個量級,你需要自己去玩,才會真正體驗到它們成功背后的原因。

王峰:汗,別錯過火星財經。

朱嘯虎火星的A輪又沒找我。

王峰:一直看你朋友圈,打游戲厲害。

群員:朱總可能說投資人里游戲打的最好的。

第七問

王峰:最近一個階段,你總是不斷質疑目前區塊鏈項目的用戶活躍度和真實社會價值,而大量的區塊鏈創業者則對你的意見表示反感。甚至英雄互娛的應書嶺也在朋友圈評論里直言不諱地說“你老了”。你有沒有想過,你這么不看好區塊鏈,沒準兒是你真的老了?你有沒有注意到,當下區塊鏈領域的大部分創業者,正是你專注于投資的那個年齡群體——90后?

朱嘯虎:作為早期投資人,我們對任何技術都有好奇心。

但我更關心的use case(應用場景)。不僅是區塊鏈,我見任何賽道的創業者,都會先問他,你要解決什么問題?這個需求是否真實存在?痛點是不是足夠痛?你要先搞清楚這一點,再來看用什么樣的技術最合適。

王峰嗯,你原來也做研發我記得。

朱嘯虎對于區塊鏈,目前我沒有看到一個必須使用這個技術的應用場景,這是一個最大的問題。而且整個鏈圈好像都對應用場景諱莫如深。

王峰:游戲很快啊。

朱嘯虎區塊鏈游戲的數據怎么樣,你更有發言權。

王峰哈哈,信心越來越大,我們還在向前推演。

朱嘯虎我最怕創業者一上來就講概念,講我是做大數據的,做人工智能的。這很多時候說明創業者沒想清楚他到底想做什么事情。

所以,創業者關鍵要想清楚,你解決了什么真實存在的問題,這個痛點是不是足夠痛,你到底為用戶提供了什么價值。

群員:個人認為區塊鏈依然是yellodudu最先解決流通問題和落地,但是vc不敢進。

群員:這個方面我是認同朱總的。我們的觀點是區塊鏈的應用場景應該是互聯網應用場景的子集。

王峰:你是否看過有關區塊鏈技術或商業的書籍?你怎樣看待以太坊和EOS?

朱嘯虎:我看過很多這方面的文章,我去年夏天在硅谷的時候,那時候區塊鏈和ICO已經很熱了,我們也去了解過,那時候就找過一些團隊聊天。

以太坊算是里面比較成功的應用了,到今天為止技術上還有很多問題,而且,在以太坊跑的應用,除了發幣之外,基本沒有其他的應用能真正活躍的。

群員:人非圣人,反正我是沒臉跟朱總比,更沒資格評價他,有的時候人的思維模式是不是進入了一個認知或者輿論怪圈,但是朱總對區塊鏈認識跟我是完全不同的。

王峰:你是不是過于用形而上學唯物觀來看待今天一日千里的新世界呢?這就像你在DOS上還沒有看到優秀的辦公軟件之前,就矢口否認軟件業的機會?;蛘哌@樣比方,就像你沒有看到在互聯網上出現支付、電商、社交和游戲之前,就否認互聯網產業在應用、消費及娛樂上的機會。

朱嘯虎:確實,一般新技術,游戲是最早落地的,但是同樣我們需要看到數據。

曾鳴教授之前做十問的時候說得特別好,所謂風口的標志是什么,就是誕生一款千萬日活的應用,這是一個重要的指標。

任何一個大的細分賽道,如果出現了一個千萬日活的應用,那說明這個行業真正開始起來了。

之前移動互聯網就是這樣的,2007年出了第一代iPhone,2009年出現了第一款風靡全球的游戲憤怒的小鳥,這是非常標志性的事件。

如果說區塊鏈是一個風口,那也會誕生這樣一個千萬日活的應用。但是,到今天為止我還沒有看到。我們更關心日活用戶數。

群員:?如果草榴或者91發幣您敢投嗎?

王峰:草榴是啥?91我懂。

群員:老司機們,別裝。

王峰:你之前投資的滴滴、ofo都給傳統世界帶來了革命性的改變。為什么今天當又一個新的革命出現的時候不去擁抱它,而是去打壓這個方向?當滴滴剛出來的時候也遇到各種問題,包括政策,包括有乘客遇到過危險;當ofo剛出現的時候,也出現了很多亂停亂放,給城管帶來了很大壓力。為什么這些東西你能夠容忍,反而到了新時代,區塊鏈出現了一些問題,你卻一下子不能接受了呢??

朱嘯虎:我們對新技術推動社會發展是一直是樂見其成的,但是核心是要有用戶真的喜歡用。

滴滴和ofo確實方便了人們出行,每天都有幾千萬的用戶在使用,這是有很大的社會價值的。雖然早期會面臨一些問題,但這都是正常的,是可以解決的。區塊鏈最大的問題就是除了炒幣外,沒有用戶在上面用。

區塊鏈話題上我們發聲是因為它和ICO直接相關。如果只是談區塊鏈技術本身,沒有問題,我們質疑的也不是技術。像“人工智能”的概念之前也火過,也三起三落,這些我們不會去否定。

大部分區塊鏈創業者,我們問他商業模式,他都是繞很大的圈子,最后很害羞地說,發幣……那發幣就是有問題的。

向沒有專業投資經驗的、所謂的不合格投資人去進行私募,這在大部分的文明國家都是不合法的。

而且,欺負弱者,向弱者收割,我覺得不僅是法律不能接受的,道德上我們也沒法接受。我們不是有道德潔癖,但我們是有底線的,一是違法的事絕不做,二是收割弱者、欺負弱者的事情我們是絕不做的!

我在朋友圈講過,瑞波有一個很好的概念,但是同樣的到底有多少真實用戶,多少真實交易在上面跑?

群員:?老冒說全美最牛逼的人從微軟、google更公司出來ico,你怎么看?

陳偉星:合格投資人投一級市場,不合格投資人負責投二級市場,合格投資人通過“保護韭菜”的方式“收割韭菜“。

用區塊鏈干調度未來機器人。

我們的保護機制,讓90%的“不合格”投資人在二級市場輸錢。

現在二級市場的股票,唯一的作用就是用來“炒股”,極少數股票分紅,也就1%不錯了。

股票除了賣掉別無他用,而幣可以用來買東西甚至打折買東西。

股票的共識,公司法與資產負債表,本質上也是一份合約,是落后的合約,而智能合約可以制造豐富的更先進的合約。

朱嘯虎我一直的觀點是:首先你想解決什么問題,然后看解決這個問題需要什么樣的技術,什么樣的團隊

第八問

王峰:你在微信朋友圈寫到:人以類聚,安心做好我們的“古典互聯網投資",賺自己看得懂的錢,賺能每天晚上睡得香的錢,賺能心安理得告訴女兒爸爸靠什么賺錢的錢!我下意識地反應,嘯虎你肯定是一個愛家的好男人,愛女兒的好父親。我聽說您的父親朱德明先生是位大數學家,而你自小就是個數學天才,一路拿下過上海市高中數學競賽一等獎、全國高中數學聯賽一等獎和美國數學邀請賽一等獎,并保送到上海交通大學試點班學習通信工程。你的父親和家庭對你的成長產生了多大的影響?

你是一個具有反叛精神還是相對保守的人?面對下一代人,你給他們什么人生建議?

朱嘯虎:家庭的培養,我最大的受益是教會我理性的思考。所以我在投資里面一直在關注,到底解決什么問題,這個問題是不是真實存在,給用戶創造了什么價值,單位經濟模型是否能跑通。

面對下一代的建議,保持理性的思考,不要盲目追逐熱點。

第九問

王峰:其實我認為,無論是去年的王學宗懟你,還是今天陳偉星和應書嶺與你交鋒,并被媒體抓出來放大,都是因為你依然處在互聯網投資的中心地位,他們都希望能得到你的承認。我今天就想讓你說句真心話,區塊鏈究竟有沒有讓你覺得有價值的地方?

朱嘯虎:說實話,我們真心沒覺得我們在互聯網投資的中心,只是幸運的抓住了幾多浪花而已。

同樣的,對于區塊鏈,我們關心的始終是到底有沒有什么真實應用場景可以落地的,沒有看到一個必須使用這個技術的應用場景,這是一個最大的問題。

解決了這個問題,才能談價值。

陳偉星:區塊鏈就是用來指揮、登記、交易、改變所有權和機器人勞動量。每一個tokenize一個新合約下的新生產組織。我們要拉攏一個是一個,給年輕的創新者帶一些安全感,認真創業干貨。

王峰:下午紅杉的人我們還聊了一會,很重視。

據我所知,IDG和紅杉等大批VC都在布局區塊鏈行業投資,甚至組建了專門投資區塊鏈的項目基金,我想問嘯虎,你們是如何規劃2018年的投資策略的?比如AI、新零售、泛娛樂誰為中心,真的不考慮區塊鏈?

朱嘯虎:金沙江創投基金一直是專注互聯網的,在消費互聯網、企業服務、人工智能等等都有一些布局。

就區塊鏈目前來看,之前李笑來說的很好,不要著急。我們判斷這是個偽風口的可能性比較大,但即使是個真風口,也不用著急,都是要經歷死亡谷的。

帥初也在講,90%的虛擬貨幣2年以后會歸零,我們講的是99.99%,不管是90%還是99%,都說明這是巨大的風險,真的想在里面做成事情的,不管是投資還是創業,到死亡谷右側再進入,我覺得都是更合適的。

像之前的互聯網,也是經歷過死亡谷的。亞馬遜是96年成立的,但即使你96年沒有投,到了2000年互聯網泡沫破滅的時候入場,也有很大收益。對創業者也是一樣,泡沫之后成立的互聯網公司,后來也跑出了巨頭。

群員:一個去中心化的共享單車,成本肯定會降低到五毛錢一下,這個應該被ofo拿走的錢,受益方成了用戶。用上區塊鏈的這個邏輯肯定是通的,也是未來勢不可擋的,未來已來,只能擁抱!

朱嘯虎后來的移動互聯網也是一樣。在智能機出來之前,還有10年的功能機時代,那時候有創業者做功能機時代的微信,做到了幾千萬用戶,現在這些公司都沒有了。

任何科技剛剛發展起來的時候都會有一個泡沫期,然后很快會有死亡谷,創業和投資我覺得都可以在死亡谷的右側來進入,千萬不要著急,被焦慮趕著入場!

群員:99.9%的區塊鏈項目都死了。

陳偉星:?2年90%的死亡率低于傳統公司

群員:實體企業、互聯網公司、區塊鏈項目,99.9%的活不過三年,這是常識,而不是針對哪個行業。

王峰:你是風口論主義者嗎?雷總一直談風口啊。

朱嘯虎我不關心風口,我一直關心一件事情,到底解決什么問題,為用戶創造什么價值

第十問

王峰:還是幾個小問題,老規矩。大家猜?

群員:快問吧,等不及了。

王峰第一小問,你到底有沒有投資過Deep Brain Chain(深腦鏈)項目?很多人讓我問你這個問題,請說實話。

朱嘯虎:金沙江創投投過義語智能這家公司,沒有參與過任何ICO,我本人、金沙江創投基金、我們金沙江的全體員工都沒有參與過ICO,也從未持有DBC這個虛擬幣。

王峰:第二小問,春節后你說集中看了一批區塊鏈項目,實際上,一共看了多少?就沒有姿色好的?

朱嘯虎:挺多的挺多的?,F在市面上一半項目都是區塊鏈啊,然后談到商業模式,最后都羞澀地說,發幣啊……

我的態度非常明確,反對我們投資的公司發幣。

再次重復一遍,向沒有專業投資經驗的不合格投資人私募,在大部分的文明國家是違法行為。

王峰:第三小問,?現在,很多區塊鏈創業者,夜里3點都不睡,你怎么看?嗚嗚嗚

朱嘯虎:革命還很長,大家保重身體。


做完六期“王峰十問”以后,王峰感言:

很多人問我為什么我做“王峰十問”,我想真心地對大家說,“王峰十問”看起來引起了很多人爭鳴,大家談論哪些人可以問,哪些人不能問;哪些話可以問,哪些話不能問。我想告訴大家,這些都不是本質。

“王峰十問”是問歷史,問人性,其他的都亦或是浮云,早晚都會隨風散去。最終銘刻在我們心里、久久不能忘記的,是那些和我們一起聊過、遇到過、相處過的有血有肉的人。

謝謝嘯虎兄弟,非常感謝你今天能來到這里。


聲明:本文為火星財經原創稿件,版權歸火星財經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轉載須在文章標題后注明“文章來源:火星財經”,若違規轉載,火星財經有權追究法律責任。

關鍵字: 王峰十問

(★^O^★)MG热带动物园APP下载 广东11选五5开奖查询 捕鱼大师稳赢版现金版 云南快乐10APP 安徽麻将作弊器 活塞vs火箭视频直播 广东26选5开奖信息 三花棋牌斗地主 下载大众麻将新版本 山西11选五遗漏一定牛 五分彩个位规律公式 欢乐麻将玩法 排列七开奖号码 重庆快乐10视频 广西友乐麻将打牌技巧 单机捕鱼机 江苏快三怎么玩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