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
關注小程序

關注小程序

微信公眾號
二維碼 無錫不銹鋼網

「火星公開課」第143期|本體創始人李?。簠^塊鏈能否成為主流行業基礎設施

火星財經 ·

08月23日

熱度:

技術、法律和社群構成了區塊鏈生態的信任三維。

「火星公開課」第143期|本體創始人李?。簠^塊鏈能否成為主流行業基礎設施

作為分布科技(Onchain)旗下的明星區塊鏈項目,本體是名副其實的“實力派”。

本體創始人李俊同時也是分布科技的首席架構師,擁有16年IT和Fintech經驗,是資深的區塊鏈架構與解決方案專家。

他創辦的本體要基于鏈網體系,打造一條新的基礎公有鏈,讓公共服務鏈和各類業務鏈串聯起來,從技術和架構體系兩個層面,建立起信任生態。

8月7日21:00,應「火星財經創始學習群」輪值群主張亮、副群主張佳辰邀請,本體創始人李俊做了主題為“區塊鏈能否成為主流行業基礎設施”的分享。

他認為技術、法律和社群構成了區塊鏈生態的信任三維,現在區塊鏈之所以熱門但不主流,是因為大部分的區塊鏈體系只能提供技術層面的信任,沒有涉及法律和社群。

基于此,本體信任網絡架構了一個分布式融合的信任體系,將信任的多樣性在一體化的協議體系下進行協同,并提供不同應用場景的開放基礎模塊,構建跨鏈、跨系統、跨行業、跨應用和跨終端的分布式信任基礎設施。

具體而言,本體要解決兩大現實問題:一是性能的擴展,除了提供基礎的公有鏈,還為企業定制自己的業務鏈,并且可以在不同的業務鏈中運用不同的共識模型;二是在基礎層之上提供分布式信任協作層,讓區塊鏈技術更好地跟線下場景進行結合。

他表示,如果區塊鏈真的成為主流行業,最終的巨無霸可能真正在基礎設施上整合不同行業特定的應用,只有背靠或在大型市場上具備很強的商業和技術拓展能力的團隊,才能在最終的競爭中占據一席之地。

以下為李俊分享原文,由火星財經(微信:hxcj24h)整理:

一、信任的三個維度

區塊鏈現在很火,那么是否已經成為主流技術呢?從實際應用場景來看,區塊鏈還依然聚焦在數字資產領域,在實體商業活動中用到的地方還很少,落地難度究竟在什么地方呢?我們先談一下區塊鏈的核心價值,以及它要實現的核心目標。

談到區塊鏈,大家必然會提到信任這個詞。信任其實是一件很復雜的事情,其來源是一個重要的值得梳理的點。其實我們生活當中點點滴滴的信任來自三個重要的維度。

第一個就是用技術建立起來的信任。這是大家生活當中經常能看到的,比如我們經常用的電子簽名、生物識別等。但這些信任來源大部分情況下是某一種單點性的技術性,等它真的要用在商業場景中時,其實還要配合很多中心化的或者商業流程的輔助應用。

這些技術點的組合讓我們有機會用信任構建起一個完整的商業或業務閉環,但

光有技術層面的信任還不夠,在我們日常商業生活的這些流程當中,還有大部分來自不同國家不同地域的法律體系。

它保護你的房子、證書,甚至婚姻狀況等,可以說是現代商業社會中最大或最廣的信任來源之一,所以大部分的信任不僅僅來源于一個技術,而是一個體系,或者說來自于類似中心化的體系。因此,法律體系是信任的第二個維度。

有了技術跟法律信任,其實還有一個重要的源頭。人類最早的協作還沒有技術和法律體系,那時候人與人之間的信任,或者說社群之間的信任,最原始的信任狀況就是我相信你、你相信我,我們可以進行協作。但這種社群的基于人和人之間的信任有個最大的問題——很難擴展。比如你要認識熟悉的人,熟悉到你跟他做很多深入的協作時,其實是個很耗時、成本也很高的事情。

現在你會發現有很多技術手段被用來擴大社群信任的基礎,也讓它擴充到更大的范圍。比如信任網絡等,其實就是網頁和網頁之間的互相信任和背書,形成一個網頁之間的信任體系。

技術、法律和社群構成了區塊鏈生態的信任三維。這是信任不同的來源,但現實生活中依然有大量的信任問題存在,包括成本問題、倫理道德問題等等。其實我們整個商業社會的運作等最大的成本都是用在建立信任-審核-信任驗證-信任。

這就必然衍生出一個問題:現在似乎沒有一種體系可以把這三種信任維度更好的整合起來。那區塊鏈能否扮演這么一個角色?如果它能在更大范圍之內整合信任源,能夠以更低成本、更廣范圍的合作來提供服務,才有機會成為基礎設施之一,真正服務于主流的業務形態。

現在區塊鏈之所以熱門但不主流,是因為大部分的區塊鏈體系只能提供技術性信任,沒有涉及法律和社群,這就是要突破的地方。

這里會引申出一個問題——公有鏈的體系。根據聯盟鏈的概念,它可以解決不少特定行業特定業務體系下的問題,但很多業務是彈性的,而且是動態化的,邊界也不是固定的,既然要分布式協作,就很難固定住一個邊界,如果固定住一個邊界,那就可以有固定的交易成本、固定的范圍,那你其實有很多方法用中心化的系統更好的來做。所以從基礎設施的角度來講,公有鏈依然是區塊鏈的未來。

現在公有鏈的影響力得益于數字產市場的火熱,但真正的成功在于它可以對更大范圍的更小個體提供基礎的服務。但是不可避免的,如果你要提供更廣范圍的主流服務,覆蓋更多的信任維度的話,就會遇到不少挑戰。

核心問題是信任機制的性能,包括這個機制支持大規模商業協作的速度。

另外一個挑戰其實比性能還重要。在你的體系當中,如果要跟實際的特定商業場景融合起來,必然會有一個方式,不僅需要在分布式應用這一層,很多的業務場景也需要有自己特定的智力模型。這些特定的需求會深入到基礎層,這個時候如果只是一種固定的基礎就很難滿足。

二、關于本體

本體是什么呢?其實包含兩個部分,一個是共有初鏈,還有一部分是分布式信任協生態系統。這兩部分整合起來是本體的基礎設施。

就基礎設施來說,你不但要有一個相對固定的公有鏈體系,就像本體,現在上的主網是一條共有福利,它有自己特定的公式算法、網絡協議和存儲機制等,同時你也要有一個模塊化的區塊鏈技術框架,支撐不同行業根據自己的特定需求定制自己的應用鏈。這屬于兩個體系,但你要做到這些鏈之間能有機的協同,并和這個協議進行交互,這樣才能真正的協同起來,真正的像一個生態。

鏈和鏈之間的協同不應該是一種單協議,而是可以根據不同的業務場景選擇不同的協議,甚至有些協議并不來自于本體的設計,如果是一些被廣泛認可的跨鏈協議,也可以在這個體系當中得到兼容。

本體的電網結構會有一條或多條的公有服務鏈,和具體的業務鏈來進行交互。在這個交互中,它的協議會是一個協議群,根據不同的業務場景來做不同的這個協議選擇。

比如在本體中進行三個城市的跨鏈協議群的設計和實現,第一個城市通過分布式ID的框架進行賬戶體系地址體系的跨鏈映射,第二城市執行跨鏈的數據交換和數字資產清結算的映射和結算功能,第三城市在不同的協議群可以跨鏈進行協議共識機制的參與。

在共識方面,本體希望在主鏈上能夠達到兩個理念:第一個是在更廣范圍去中心化,第二個是依然可以保持較高的性能,支持實際商業應用。所以,本體在共識算法的研究上投入了很多深入的研究和比較設計等。最終我們在組網的第一條攻略中采用的是叫VBFT的共識,它其實是融合了PoS、VRF和BFT三種機制。

它其實已經不是最傳統的BF算法,而是BFT(拜占庭容錯)算法的變種。這個體系的優點是可以支持更大規模的集群,而且當公司集群范圍增加時,性能到一定程度會達到一個穩定狀態,這樣的話才能在去中心化和高性能之間找到一個平衡點,因為這兩點大家知道是互成反向指標的。

所以本體能在更大共識集群可支持的范圍內,達到一定的高性能。比如我們正在開源的第一版,社區測試達5300TPS,后續還會有進一步的提升,支持大部分場景下的商業應用。

在這個分布式信任體系當中,框架產品其實分成了三個層次,對應了基礎平臺的三個層次。

第一層是它的框架,包括運行當中的一條或者多條主鏈,可以模塊化的去構建框架,定制不同的業務鏈,然后在這些鏈之間做到不同業務場景下選擇不同的交互協議。

第二層是可以把分布式信任協作平臺的層次進行串聯的體系。比如在這個分布式的ID框架下,對身份的分布式管理和數據的分布式交互協議等,聯通不同的法制體系,不同的社群或任何人背書的體系,也就是把技術、法制和社群串聯起來的一個橋梁。

再上面一層會有很多通用性的模塊或者框架,比如說集成的應用框架,還有數據、身份等的系統管理,形成體系化的模塊,不僅支撐技術性的數字資產類服務,也可以聯通不同行業當中的實體應用場景。

三、分布式信任體系

最后選擇幾個場景重點說一下,如何在分布式區塊鏈體系中解決前面說的問題。

在一個可以融合不同信任維度的體系中,其實每個人的身份都來自于不同的源頭,來自于政府的中心化身份體系。這就是我們提到的法制信任。政府、學校、公司等都來自法制中心化,也有來自人和人之間的體系,這其中有人和人之間的背書、社區之間的背書,這是社群信任的身份認證體系。

當然這中間你依然可以融合,技術體系可以從中證明哪些資產賬戶是屬于你的,哪些資產證明是屬于你的。所以說在這個分布式多元的身份框架中,包含了技術信任、法治信任以及人和人之間的社群信任。

這種分布式信任體系也很容易從人擴展到物。不同物品的來源不同,也可以有自己的生命周期,包含它產生的數據、發生的流轉等。所以在物品及設備的管理當中,可以在分布式體系中進行多元認證。

如果進一步的話,還可以擴充到虛擬內容。你的圖片、音頻、視頻等,都可以通過這樣的方式來進行確權,通過分布式的流轉來進行融合。

不管你的信任源來自于中心化的體系,還是去中心化體系,都可以用這種分布式的方式自動化的串聯起來和管理?;诖?,它可以真正的為實際的商業流程提供基礎設施類服務。

舉個例子,在美國的醫療協作中,其實醫生、藥房、病人都可能是獨立的個體,大量的就診流程信息分散在不同的地方,中間會有大量的互相認證、互相協同的問題。比如藥房在配藥時,需要驗證醫生的處方、執業資格,而你到醫院就診時需要驗證用藥記錄等。這些的信用體系其實要靠政府建立非常垂直化的系統,成本很高。

與此同時,由于業務經常變,某一類的垂直體系只能支持某一類特定的業務流程,或者某一個特定行業。但這個場景其實非常普遍,不但出現在醫藥場景中,因為現在屬于碎片化或積木式的合作,很多商業場景都是跨區、跨公司甚至跨國協作,中間會有大量協作和驗證。

這樣的話,如果有分布式的平臺進行統一管理,就會變得非常容易、低成本和快速,而且最大的優點是非常的動態,哪怕業務流程變了,你不用再重新設計系統,就可以很隨意的組織,同時不拘泥于某一個特定行業,而是可以擴展到更多的行業中。做到這一點,才能說是基礎設施的一部分。

等你有了這個分布式身份管理框架,以及協議流程框架,就可以做各類商業協作流程,交易數據自然會沉淀下來。當然,協作數據不一定全部都沉淀在區塊鏈上,也可能沉淀在不同的系統當中。

這些沉淀下來的數據成了很好的基礎,你可以在這些數據上構造出更多的分布式聲譽評價。比如國內用的最多的芝麻信用,但這種數據的評價還比較單一,只是反映了你一個側面的數據體系,未來如果能在分布式體系中足夠廣泛的話,會有一個分布式聲譽評價的集群,每個人有幾十種不同的評價方式。

再舉個分布式金融協作的例子。當個人數據和信用風控能被自己管理時,你在申請金融服務時,風險控制的角色就由金融機構轉到你身上,每個人都可以自證清白,在各類金融服務的業務流程中,找誰借錢不再重要,重要的是你更能證明自己,那你就可以到任何地方借到錢或申請到金融服務。

回顧本體當地路線圖和架構,你會發現有兩個路線——基礎設施的聯網體系和分布式信任協作體系。這兩個體系融合成一個大的綜合平臺,在更廣的范圍支撐不同的商業應用。當然未來不止本體,應該有更多的平臺,為個人或中小型企業及政府的公共服務賦能。

這有這樣,底層設施才能真正對現有主流業務產生影響,甚至產生部分的變革。所以,基礎設施僅聚焦于數字資產這一層面還不夠,必須觸及不同行業的法律機制,支撐不同業務在線上和鏈下都能進行認可和協同。

四、平臺的價值

最后談一下對區塊鏈行業的一些看法。我前面描述的,包括現在做的事情,最終能不能達到那一步,現在其實沒有確切的答案,但我堅信這種分布式信任協作平臺在不少場景下有自己獨特的價值。

經常有人會問什么樣的項目更容易成功,第一當然是技術,它是比較重要的,但技術不會成為唯一的護城河,因為現在所用的分布式公式算法很早就有了,只是做了更好的工程化組合而已。如果你想發明一個原創的密碼算法,沒有幾十年的驗證,根本不可能用到主流的體系中,所以僅靠一種算法的特性取得競爭優勢的空間越來越小。

下一階段真正的競爭會聚焦在整合設計和工程實現能力上。只有具備很強的整合設計和工程實現能力的團隊,才能做到更大層面的擴展。

從這個角度來講的話,團隊應該在中美這兩個市場進行更好的運營和擴展,包含業務、團隊和技術的擴展,因為從應用場景的廣度來看,這兩個市場依然是全球最重要的,而且區塊鏈是跟互聯網很像的平臺化產業。你只有背靠或者在大型市場上具備這樣的商業和技術拓展能力,才能在最終占據一席之地。

如果區塊鏈真的成為主流行業,最終的巨無霸可能真正在基礎設施上整合不同行業特定的應用,就像在互聯網上做電商或社交等。

如果以上講的這些探索能夠真正成為現實,影響到更多主流應用,那我覺得區塊鏈的其他價值還遠遠沒發掘出來。就平臺類而言,它有很大的價值,但平臺類競爭殘酷的點就是“一將功成萬骨枯”,在100個平臺中,最后留下來的可能只有五到十個,就看誰在長跑當中依然能堅持。

問答環節:

Q1:今年本體成為首個IEEE會員的區塊鏈項目,請問本體是怎么考慮是否加入IEEE的?作為一個在AI等工程領域很有影響力的組織,IEEE和本體未來有什么規劃?

A1: IEEE美國總部的工作小組前兩天剛剛來本體探討,對于去支持分布式協作的平臺來說,各類標準極其重要,因為不像中心化的互聯網系統,大量的系統協同可以放在系統內部完成,分布式的協作要協同大量的甚至更分散的數據源、系統等,這其中的標準協作和制定就尤其重要,而且這些標準除了現有的行業標準外,還需要大量的新場景的標準設計(數據格式、接口、安全協議....)。

而在國際上,這一領域的兩個標準機構ISO和IEEE的影響力最大,我和我的同事季宙棟都是ISO國際區塊鏈標準組成員,這次我們成為IEEE的首個公有鏈成員,可以幫助我們在本體的實現和設計方面第一時間遵循國際標準,甚至影響或擴展國際標準,這對本體基礎平臺未來的普適性有很大的幫助。

Q2:?除了參加國際相關技術標準的制定,本體作為一個國內項目在海外社區也有很好的影響力,能否介紹一下在組織全球路演和hackathon方面的經驗和后續計劃?

A2: 全球化是本體的核心戰略目標,我們已經建立了各種主要國家和語言的社群,幾乎覆蓋了全球最主要的市場和區塊鏈熱點地區。特別是本月在韓國和日本的活動,都是四五百人以上的大型活動。我們和日本的政府和大型企業也都有正式的合作。

Q3:本體投資了PTS/DAD/COT等等的生態項目,也成立了OntologyGlobal Capital和Olympus Accelerator,未來在生態布局上還有哪些延伸?

A3: 本體目前的生態投資都是戰略性的投資,會重點支持在不同領域有代表性的團隊,如PTS在數據服務、分布式信用等的核心能力,與本體的基礎平臺有天然的融合性。本體生態投資和孵化器的特點是會對我們戰略支持的項目提供技術、市場、資金等方面的全面支持。

近期我們還會在大型制造行業、金融行業有重要的合作,本體在第一階段的核心目標是在不同的行業支持建立一到兩個最典型的應用落地案例,第二階段就可以逐步形成百花齊放的效應。

嘉賓介紹

李俊/Ontology本體創始人

Onchain聯合創始人,計算機學士、通信工程碩士、MBA、PMP。16年IT和Fintech經驗,資深的區塊鏈架構與解決方案專家。之前在國際頂級IT公司和中國大型金融交易所從事技術架構、技術管理、技術規劃等工作,參與過多項大規模系統的架構設計與技術管理,同時具備豐富的金融行業知識。

對話發起人

張亮Allan/DxChain創始人

兼任Trustlook CEO及聯合創始人,負責移動安全和網絡漏洞與威脅等方向的研究和開發,十年以上互聯網安全方面的經驗;同時也是區塊鏈安全和互聯網安全方向的專家。Palo Alto Networks 創始工程師, 并在朗訊科技,nCircle網絡安全公司等開展安全方面最先進的研究。

張佳辰Sarah/PTS創始人

北京區塊鏈社區dCamp發起者,畢業于哈佛商學院MBA和肯尼迪政府學院公共政策碩士,致力于創造高安全性的區塊鏈數據協作協議,首批應用于KYC和信用評分領域,已接入十億級數據量。曾任小米生態鏈企業Ninebot機器人業務COO,帶領團隊創造世界頂級人工智能和機器人開發者社區。


文章聲明:本文根據「火星財經創始學習群」嘉賓分享內容整理,不代表火星財經立場,轉載須在文章標題后注明“文章來源:火星財經(微信:hxcj24h)”。

關鍵字: 火星公開課

(★^O^★)MG热带动物园APP下载 闲来贵州麻将破解版 黑龙江省36选7最新开奖结果 怎么做成真钱 宁夏麻将捉鸟鸟 福州麻将手机版下载 178棋牌龙王捕鱼 吉林十一选五开奖视频 快三甘肃快三 多乐彩11选5规则 杰克棋牌苹果版下载 最正规的棋牌游戏官网下载 未来云南麻将代理 nba掘金vs比赛直播 江苏快3官网 黑龙江十一选五开奖 福彩快乐十分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