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
關注小程序

關注小程序

微信公眾號
二維碼 無錫不銹鋼網

「火星公開課」第42期 | Ruff CEO Roy Li:我相信社區的力量和草根的崛起

火星財經 ·

08月23日

熱度:

“古典互聯網融資是一個點對點的游戲,它的核心是取得個體之間建立信任,但幣圈不是,你的token需要盡可能多的人認可你,你才有價值?!?/h2>

4月17日上午10點,“3點鐘火星財經創始學習群”輪值群主Roy Li進行了純投資方向的分享。

Roy Li認為,就幣圈投資這個賽道而言,機會恰恰不是那些飛來飛去住五星級行政間的古典投資人,反而是深入社群的不起眼像濟公一樣過日子的人。

1.jpg

嘉賓介紹:

厲晹(Roy Li),RuffChain創始人&Ruff CEO,著名的安全專家和物聯網專家,全球領先的物聯網操作系統ruff.io的創始人,復旦大學MSE碩士生導師。曾任Verisign、Trend Micro安全顧問,前Nokia OVI技術總監,四屆QCON(全球軟件開發大會)優秀出品人,三屆GITC(全球互聯網技術大會)講師。

以下內容根據群聊記錄整理:

我在古典互聯網和幣圈都做募過資,也都投過項目,感覺差異還是蠻大的。

古典互聯網融資是一個點對點的游戲,它的核心是取得個體之間建立信任,比如有一個投資人認可你,你融資的第一步也就達成了。但是幣圈不是,你的token需要盡可能多的人認可你,你才有價值。

所以股權融資領域,你有真格的天使,經緯的A輪,紅杉的B輪,C輪找個BAT一家,確實廣大群眾們只有羨慕嫉妒恨的份。但幣圈不一樣了,你的價值來自于社區。但凡排名靠前的幣種,基本就沒有被精英投資人們捧出來的,都是社群支持起來的。

這兩者的差異,造成了游戲規則的不同,它里面有兩個機會:

第一是新的規則下,老玩家容易路徑依賴,水土不服,競爭者就少;

第二是新規則往往都不會很舒服,會是很苦逼的,不起眼的,但需要強大的紀律性才能堅持。

根據前面定義的得社區者得天下, 社區是什么?草根的力量。草根是什么?我就10萬20萬進場,信仰持幣,但天天焦慮,漲也焦慮,跌也焦慮,橫盤也焦慮,但總覺得自己沒準就是下一個大空翼。

所以這個賽道從投資上來看,機會恰恰不是那些飛來飛去住五星級行政間的古典投資人,反而是深入社群的不起眼像濟公一樣過日子的人,我認識的萬幣侯很多都是這樣。比你有錢,比你低調,比你勤奮。關鍵是他們懂社群,不是微商那樣喜提瑪莎拉蒂的玩法,而是真正的社群。

我說個題外話,你們見過炒房客嗎?炒房客手里的房子都是老破舊,有的說不定漏水堵馬桶的,而且一定沒有學區,但是剛需房。他們的客戶就是海量屌絲里階段性逆襲的人。

所以無比幸運的是,數字貨幣投資竟然這么長時間都是一個藍海市場。就是因為它不是一個高大上的玩意,它不會讓你覺得很牛逼,很受人敬仰,做起來很舒服。但是正因為競爭少,熟悉規則的人少,反而容易撿到金子。我相信無論易理華,丹華小姐姐,論傳統資本市場的專業度,都不是業內一流的。

有次我跟金融八卦女吃飯,期間打開手機轉了8000個以太給一個合作方,當時的價格11000。她感嘆:一個穿著100元羽絨服的人,當著我的面用手機轉了小一個億出去。后來我那100元淘寶羽絨服就火了。

很多VC從業者說要all in,我觀察了很多朋友,他們嘴上說all in,結果呢?買幣吧,最近漲了,覺得價格很高等等。跌了,再看看,還沒到底。又漲回去了,再等等,找合適的價格。

就這樣等了大半年,所以精英群體很難適應的。他們固有思維是,我比別人教育程度高,專業能力強,我還聰明,所以我應該賺錢。但是另一方面,他們覺得社會對自己的認可也同樣重要,所以我要出入五星級酒店行政間,坐頭等艙,我要有高大上的社交圈,我要跟其他精英在一起。結果精英群體之間面面相覷,誰也沒個答案。

我第一次在立方庭見到趙東的時候,我就覺得趙東這樣的才是對的,才是真正可以在這個領域里如魚得水的,后來我們深度合作一直到現在。你看他一臺筆記本電腦,一瓶汾酒,就工作了,工作場地是東京中央公園,露天辦公。

如果你的退出來自于20萬資金入場的群體,這里要科普一下,我們有些教育和宣傳真是有毒。房子漲了說是大媽們買上去的,比特幣漲了說是韓國大媽們干的,能動點腦子嗎?大媽們什么時候能坐莊了?我的投資者社群以韓國,越南,俄羅斯,東南亞為主,韓國買幣者也是年輕的。但注意,他們的問題是 1億韓幣閑置資金,沒有投資標的,這類人撐起了火爆的韓國數字火幣市場,比韓國故事量大一倍。5億以上韓幣的,反而群體就很少了,那些都可以拉小的大戶群了,這市場就是這樣這么小。

越南的在去年低的時候,是大戶多,土豪多, 俄羅斯則是都有。但韓國占全球1/4左右的交易,韓國社群就是那1億韓幣的投資者。這些人,你作為金融精英,是不可能理解他們的生活和文化的。

現在比較一下:如果我做一個AI項目要幾千萬美金的融資,我可能面對的是張磊、沈南鵬這樣的。也許我是耶魯畢業的,我跟張磊對話的機會就多了一分,如果我和頂級投資人有些共同的愛好,認識共同的好友,信任基礎就更好。

但是幣圈呢?不好意思,你這些能力都沒用。有沒有精英鐵下心深入下層群眾成功轉型的呢?陳偉星絕對是意識到這一點的,所以他得到了大紅利,人傾向45度角仰望,而他低下了頭,接觸了不屬于他圈子的那些 草根,并獲得了豐厚的回報。所以他那句話: 我是舊世界的贏家,但我也愿意呆在新世界。

我入圈以來,也放棄了高端的酒會,校友圈,過去積累的那些高端社交。那些對我無用,我穿上了100元的羽絨服工作。有人在telegram上,跟我說賺了2萬美金的,感謝我,要免費自告奮勇幫我做宣傳,做meetup。每天大量的私信,留言,客服覺得有價值的都會轉給我親自回復。

我過去一直認為所謂烏合之眾,就是人在群體中趨于愚蠢?,F在覺得, 比起烏合之眾,精英的蠢才是更要命的。我以前管理經銷商體系的時候,但凡賺了錢的經銷商,都很喜歡跟總部叫苦,要補貼,要好處,然后去干其他經銷商。聰明人喜歡權力集中,權力越集中他們牟取的利益也就越大。

而數字貨幣基于社區,權力是分散的,也許群里很多人賺錢很多,目前看不上這個賽道。

但我相信這是未來,我相信社區的力量,我相信草根的崛起。美國的精英理念都不好使了,別的地方也一樣,我可以過上非常高質量的生活。但是從你變成精英的那一刻起,你就在這個領域開始走下坡路了。但凡過上了奢華生活的人,你會發現他們的才華都不如從前了,成為名流的導演,編劇,很難再拍出以前那樣的作品了。所以你看日本的大師,哪個不是過清苦的生活,宮崎駿如果天天會所嫩模,也沒戲,因為文娛行業也是屌絲市場。


本文為火星財經原創稿件,版權歸火星財經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轉載須在文章標題后注明“文章來源:火星財經”,若違規轉載,火星財經有權追究法律責任。

關鍵字: 火星公開課

(★^O^★)MG热带动物园APP下载 云南时时彩四星基本走势图 成都麻将100例三 王者捕鱼游戏下载 河北快三走势图 大神娱乐棋牌赢钱 单机麻将四人破解版 福彩3d走势图的技巧 118图库彩色统一图库图 什么app可以打三人麻将 王者捕鱼器的价格 黑龙江11选五一定牛结果 江西多乐彩11选五遗漏 麻将纸牌怎么玩 516游戏金蟾捕鱼攻略 20选5小规律 七星彩最近500期走势图